企鵝宣

[贺红]白痴

我见跟新我飞起💘
""是之前「」是正在发生的对话😚
我们的口号:上山啊啊啊!

「白痴。」
  莫关山紧咬着唇畔,糊里糊涂的脱口骂道,却少了平时骂骂咧咧的骄傲态度,浓浓铁锈味在纯白色的衬衫带着淡淡柔洗精香味的对比下,飘散着。

  哪怕是红毛心头压抑着说不出口的别扭,贺天发现两人相扣的指节是颤抖的,不禁联想起幼时那只瘦巴巴一个失足掉入溪流的小毛犬,弱小无助孤零零靠在石头间的裂缝求助,明明害怕却为了生存逞强著。想要紧紧的拥抱他,保护他,陪着他……

  再想想在一开始看那紧皱起的眉头,不符合初中生该有的表情,尤甚感到好起,所以巧遇街头鼓着双颊惬意吃着三明治的他时,一鼓脑儿拉着红毛,打打闹闹,男孩子之间的交流不都是这样吗?一言不合掐架,与见一、展正希就是这样相处的,就不信换成莫关山行不通了?直到强吻他的那刻,莫关山那泛着泪光的双眼,一字一句清楚回答讨厌他时,这才明白自己错得离谱……也只得看那火红远离自己,难得激起的花火嫣然消失在尽头。

  愣愣地回到家时,,回过神意识到从超市买回来的全是炖牛肉的食材,悠悠抽完一包烟,卷在落地窗前发楞,回想操场那幕比起错愕,更多是难过,他把莫关山弄丢了……这种心情究竟是什么?宿敌?家政?朋友?显然不是的,这个人是自己心底最柔软的那块肉。

「来作我的家政吧?」这下莫关山牙关松了松,眼泪泪嘤嘤唰的流满面。贺天嘶痛一声不知是被伤口痛的,还是见不着红毛哭,虽说不到手忙脚乱,心脏噗通噗通直跳,傻愣呆滞三秒才颤巍巍伸手胡乱朝刺咧咧的发拍个两下,使力一拉把人枕在肩头上。

  莫关山还没从自己退学被诬陷,老师扬言告家长,见一和展正希帮忙脱困,贺天因为自己受了伤这一串事件中缓过来,被老师好声好气请出来时,见一正气噗噗涨红着脸指着那些同学的脸飙着国骂,老师们黑着脸尴尬病犯了却也不敢阻止,只有展正希三步并两步那是一个霸气拖也把见一拉出来。

  "……"还想着怎么开口,见一就傻嘻嘻朝自己的脸颊磨磨蹭蹭。
"小红毛~~~好朋友有难同当!客气什么?"
"我……〞支支吾吾半天面对见一画风不对闪亮亮少女星星眼反倒更说不出话来。
"别管他,你先去忙吧。"展正希提起见一的领子虎妈妈样,其实红毛也不知道要去哪里,用蚊子声音悄悄说声谢谢后,迷茫走在校园,然后被贺天叫住,他也没力气生气,没心情烦躁了,又是那张自信满满的脸,汗珠滑下,接着望一片血红。

    唉呦——好气呀……莫名其妙……阴险虚伪……怪感动的,指望抓住手紧紧握着血就不流了,为什么帮他?受伤是因为和蛇立打架吗?有没有脑啊干嘛不去医护室?白痴吗他?问题仿佛喷泉涌了出来,贺天一个问句霎时堵住满腹疑问,情绪却不受控制爆发了。
 
  「Don't close mountain你可别赊帐啊?我的医药费不便宜的。」这下不只哭泣了,鼻子抽抽达哒哒,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糊了一脸。

  「之前的炖牛肉再做一次,反正家政是当定的。」依旧没有回应,那红毛拿身上穿的adido外套开蹭。

  「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见人不说话,贺天也着急了,口不择言自作孽,哪壶不提偏偏这壶是致命的雷区啊……

  红毛果然猛地抬起头,就当贺天以为拳头要抡上时,第一次贺天看见莫关山笑了……

  「扯平了!贺天,谢谢你。」眉头是舒展开的,洋溢着轻松舒坦的弧度,小犬齿张着可爱极了,最让人倾心的还是那红火火的头发。

「我喜欢你,作我媳妇吧?」轰地——理智全倒,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啊?」

  「没,没事,我当你答应了。」

  「嗯!」

 

评论(1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