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宣

[贺红]有我,陪你

「准备好了吗?」压抑的谈论声嗡嗡地积累在躁动的氛围中,此时却像闷烧中的开水被硬生生揭开锅盖般,喧嚷、惊愕、冲击如沸腾中鼓动的气泡,一口气升华炸得沸沸扬扬。

 「砰——」在众人还未反应之际,着实的拳头好似乘着冷风的飞刀,迅不及眼砸在蛇立的脸上,力道之大加上出手的快速使蛇立狼狈不堪一连退了几步,校霸的名称并非撑着当头,摆摆手,周遭的恶霸面带不善团团包围住贺天。

 「我在拯救他。」无所谓抹开嘴角渗出的血丝,义正词严的口气再一次触碰到贺天的底线,墨黑的瞳仁闪烁着暴戾的花火,抡起袖子带着满腔愤怒,打!

「怎么回事?要不要去通报老师?」贺天平时都笑脸待人,温柔、迷人的特质全是女孩子为之倾倒的焦点,现在竟然为了一个恶名昭彰,人人喊打的混混大打出手,一群人面面相觑无措惊吓全显在面上。

 「不用!看好戏咯~好啊!打!」初中生哪怕事大?是非不分见了热闹纷纷拍手叫好,嚷嚷着处于水生火热中心的人的名字,围观的纷纷拿起手机搞直播的、拍摄、po网样样来,却丝毫没去在意身形绝断的贺天凭着肃杀锋利的作风虽然原本带着优势,却依然招架不住人多势力大,速度、体力渐渐减弱,俨然演变成多打一的场面

「等等……这样打下去会出事吧?」察觉异样的人语气不免不安、惶恐,却仍没停下手边动作。
 
「这是霸凌了吧……」

「为了一个猥.亵女人的恶心鬼不至于啊……」出声的霎时捂住嘴,狠厉的眼刀直直射过来,轰然巨响,刚才的分心让他人有机可趁,一鼓作气围攻上来,拳打脚踢一计计都直打在肉上。

 「外面怎么回事?这么闹腾?」一颗红火火、刺咧咧的小脑袋低低垂着,默不作声没了平日张狂、骄傲的气焰,像一株灭绝生息的火苗,对外界充耳不闻,小犬齿紧咬嘴唇,深怕一松懈,绝望、气愤的泪打眼眶落下。

「教官!有人在校门打架!」

 「啥?你说清楚一点?」手拍在桌子上,被害女学生家长都告到学校来了,这红毛大半时辰一字不说,反倒又有人惹事了!

「贺天因为莫关山和蛇立他们杆上……」

「真是!一个个都不消停点!所有教官、可以出力的跟我来!你在这给我等着!」一声令下,独留红毛处于混乱。

〝贺天……?怎么可能?因为我…凭白无故那个阴险无耻的
变态?〞手攒紧了,握得生疼,一抹虚弱的微笑浮在面上,难看得使红毛避开那不听使唤直往窗边探去的目光。

等红毛见着贺天染血遍布,伤痕累累被抬进教务处,说不担心、不感动是假的,眼泪扎着捂热硬撑起的气魄,心软一片。

「说,为什么和蛇立打架?」

 「因为莫关山是我朋友,他侮蔑、诽谤、伤害我朋友,我绝不轻饶!」

 〝朋友……?〞莫关山心里觉得好笑,雨天送伞,给你炖牛肉,拧我蛋,逼送纸条,拿人滚草皮,要胁缝嘴巴,抓捏揉我胸,取啥Don' t close mountain,还他妈强吻我!你说我是你麻痹朋友?!终究按奈不住,噗哧破涕为笑。

「站好!笑什么笑!一个两个得瑟不知错小兔崽子样儿!气死我了!」莫关山在忍无可忍的喝斥下,浑身抖个机灵,乖乖贴墙站好,那盘据在胸口的恐惧、害怕不知何时轻了许多。

 「贺天,再问你一次,为什么闹事?」

 「莫关山是我的朋友。」就算伤口仿佛火燎般一次次烧得痛苦,自信玩味的笑靥咧得难受,意识模糊地只瞧见红红火火神采奕奕、威风凛凛朝自己竖起中指。教务主任又是一阵暴怒,喝令贺天同红毛排排站好,一双手悄悄探向另一只手,十指在短暂一瞬紧紧相扣,稳稳的、温暖的,感受那一刻的温存,在被发现前分开,只是双脚偷偷向彼此跨近一步,贴合在一起。 『有我,陪你。 』

-------------------------------------------------- ---------------------------------- 贺天和莫关山在罪名洗清后被好生请出教务处,蛇立和主犯等同伙遭重处,两人在众人瞩目下并肩而行,相望无言,含情脉脉,各怀心思,不知从何说起,对方突然使出猝不及防的壁咚,附赠贺氏毛毛专属蜜汁宠溺微笑。

「Don't close mountain,当咱家家政不?(嫁我不?)」 内心os:今儿莫关山是我朋友,明儿红毛乃俺媳妇。路边经过一只展正希和见一

 「红毛这么快就变成好朋友啰?」金闪闪少女星星目光注视。 「……」老子有名叫莫关山。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