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宣

那两口子(6)

久等啦m(_ _)m
贺红虐狗1000%
分开阅读没问题!
傻白甜依旧不用钱$


  「向前看齐,向后看,成体操队形散开——」十九国小响起幼孺高亢的嗓音,烈日炎炎高挂在天蓝的苍穹,灿烂的光芒仿佛回应孩子们兴奋的情绪,熊熊燃烧着夏日的热情。

  「撒——」一个个小孩面颊晒得通红,元气十足的跑动着,时不时眼睛乱飘飘,当看见父母、家长时,各个笑得傻嘻嘻的,合不拢嘴。

  「礼毕。」相机、脚架、野餐垫⋯⋯大人们卯足全力就差把整个家给扛来了,争相找个好地点一睹自家宝宝的表现,包括''天山''一家。

  「一、二!」

  「宝贝儿~咱们家宝宝等等是不是就要检录去啦?」现场四人坐得惬意,一大清早一家子抗了家当,十足流氓蛮横占地为王,真不亏是当年小校霸的厨爹。

  「卧槽!障碍赛跑!展希希~现在小碰友都玩的辣么高端~我心脏疼~」见一在垫子上转了三千回合,噘着嘴,一秒被脸方的展正希巴过。

  「你们三通通消停会!莫莫比赛要开始了!​​」四个大老爷们立马闭上嘴巴、正经危坐,说有多紧张就多紧张,大型赛道上小团子们成预备姿势,贺莫莫特好找,其中脸颊肉最肉呼呼的就属那一个,身板子挺拔的帅气,双眼的珊瑚红像兔子似的眨了两下,黑墨色的头发闪烁其黝亮的灰,此时系了条红带子,枪声一响,那抹红跑一溜烟消失了踪影⋯⋯

  第一关是面包咬,一条长杆子挂着用绳子绑住的面包,小家伙们浑身解力蹦蹦跳跳,一口牙张的大,就贺莫莫停在那。

  「莫莫他特不习惯市面上的食物,怎么办?」炸贱二人手脚并用,眼见都要打结,拼命打pass替宝宝干着急,就看到爹夫长腿一晃到莫莫的视线范围,指着面包,再比个三,又出一个爱心,最后两手一合摆脸侧,贺莫莫一见,整个人别说容光焕发,活像嗑了瓶保力达蛮牛一蹦,面包叼了就走。

  「卄……贺天你跟他说了啥?」炸贱这下简直吃瓜蒙逼啊!

  「吃掉祂,三天我毛身边的床位都是你的。」贺天说完自己蹲角落后悔去了,那背影悲怆的可以种菇。

  「节哀顺变⋯⋯」炸贱还能说些什么呢?

  唉——这作死爹夫——

(tbc?)
下一集仍是咱们莫宝宝的运动会(((o(*゚▽゚*)o)))
让我们为贺天失去的床位默哀三秒钟ˊ_>ˋ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