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宣

[贺紅]坑坑疤疤

中秋节快乐(●°u°●)​
月圆人好大家都团圆( ´ ▽ ` )ノ


  那个红,从来是一抹在贺天的人生中活得鲜明、美绝得令人心疼的色彩。
  
  一个囚锢在纸醉金迷中,一双黑墨早已看尽人间冷暖,爱恨情仇掐指不过如一朝昙花,玩世不恭是他的态度。

    一个承受住遍体鳞伤,一双嫣红只知不屈不饶争生活,逞凶斗狠度日就如同一席面具,努力不懈是他的坚持。

  两个迥然不同的男人因一起微不足道的冲突,爆燃出熊熊花火。


  起初是因为好奇,明明做的是霸道凶狠的行径,那个红毛眉头却锁得紧,深刻的弧度像是烙印似的重重刻在贺天心里,硬生生激起狂妄的玩味心,所以当在路上看见那强眼的珊瑚色,他强拉着红毛的手,要胁给自己做饭,其实全因一时兴起让一个人闻皆近而远之的混混闯进他空荡荡的世界,因为毫无所剩,因此毫不保留。

  或许看那嘴巴骂咧咧、气得浑身发抖,却不敢怒的模样,他得寸进尺的要那意外劲瘦、脆弱得不堪一击的红毛给自己打伞⋯⋯
  
  当贺天帮忙见一和展正希拧蛋时,他心中涌起一丝雀跃,只觉得那红毛哀求他的眼神单纯犯蠢得有些可爱。

  还有红毛生气破口大骂他是恶毒的人时,老实说,那是第一次自己伪装良善、人畜无害的笑容被一句概括的气话揭穿,索性将红毛说的阴险卑鄙发挥得淋漓尽致,双手一抱,干脆两人在草皮上滚了一圈,惹红毛生气,似乎变成他下意识的行为。

  再一次,是在巷口赌见红毛躲躲藏藏、探头探脑的样子,他也许是害怕心里最碰不着的痛处被发掘,收起一项玩世不恭的态度警告红毛,只是那战战兢兢的颤抖、惶恐不安的语气,猝不及防探入他的心墙,他发蒙袭了发出砰砰心跳声的胸口,成功获得死变态的称号,这形容竟然比任何夸赞他外貌的女性还令他回味。

  520胶枪,上课黏瓜,这么孩子气又爱闹事的非那红毛莫属,那见着布告栏理直气壮丝毫没有反省的人,头上带着大问号,习惯他找麻烦,就是对Don't close mountain 的名有异议。

''你说都给我一堆称号了,怎么光Don't close mountain 就叫人滚? ''他心腹诽。

  莫关山,我摊上你了。


  「想什么呢?脑袋瓜熏坏啦​​?顾个肉都可以焦,还要不要吃?」抬头,那抹红就印在贺天眼前。

  是的,一旦摊上,就算一路走过的都是坑坑疤疤,但就是情愿心头肉经过漫漫时间,你我磨合,彼此哭过、伤过、痛过直到懂得相知相惜,到时,我添上满满的你的爱,你有我就足够。

  「毛毛~在想咱们以前怎么认识的~唉呦~媳妇儿当时我满满爱意在篮球场强吻你,宝贝竟然还说讨厌我,叫你老公离你远点,我心痛的⋯⋯」捂住胸口,利用烟熏的呛辣憋出几滴可怜巴巴的眼来,说有多委屈就多委屈。

    「你他妈有良心还知道那是强吻?!有脸说!去去——别来瞪鼻子上脸!滚!」一个中指伺候,两手朝往那没了骨头似朝自己腻歪的男人胖揍一顿。

  「我才不滚~摊上了!莫关山你赖不走!」在地上滚了三百回合,选择性失智。

  「谁说老子我要赖走!成天只知道瞎逼逼!我也摊上了!要牵就牵紧点⋯⋯」伸出手,还是那深皱眉头的模样。

  只是只要身旁有你,就算摔得再惨痛,那些坑坑疤疤,是你我共同承担。

  「莫关山,我爱你。」

  「恩,谢谢你。」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