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宣

[贺紅]那两口子(3)

傻白甜(。-_-。)的糖分会炸成一朵烟花
狗血本次一堆生ˊ_>ˋ

上次打文打得太兴奋忘记跟大家说谢谢喜欢(●°u°●)​ 」


  「喀哒、喀哒、喀哒⋯⋯」轮子滚动在柏油路面上,激起一股股明朗清晰的声浪,仿佛早晨市场中的摊贩享受聚集人群的喧嚷,快活地拉开铁卷门展开一日忙碌的营业。

  此时一抹小小的身影穿梭在人群当中,一双还留有稚幼气息的手拼着浑身的力气拖拉着有他胸口高的推车,在加上那长长的杆子,那孩子就算幼嫩的双颊都因吃力的使劲憋出可爱的绯红,像只幼小的乌龟似的,背着它厚重龟壳爬呀爬的。

  「莫莫要真拖不动,爸拔帮你拿呗~你看看呦⋯⋯满分的婴儿肥还怎么包养我的毛毛?」一旁张着一口白牙,笑得满脸邪魅又幸哉乐祸得意的鼻子翘上天边去的贺天,手插在口袋说有多惬意就多惬意,和莫莫那与毛毛相像的兔子红眼睛对上了也天不怕地不怕,袖手旁观见儿子气噗噗的嘟起嘴巴。

  「哼!!!宝宝可是大力士用不着爸拔管!毛毛由我来保护!」贺莫莫要是不回嘴,他发誓自己以后名字就倒过来写!气势汹汹拍拍拍胸脯跟那仗着爹夫名装逼的贺天​​对着干。

  「喀⋯咻————」没想到只有一只小手压根无法承受货物的重量,推车失去重心一个不稳眼见就要从斜坡滑下,剧烈的震荡与癫駊的晃动只经稍微包装食材全滚落到地面,沾了一身沙,撞得磕磕巴巴。

  「磅————」刺耳声响敲击在耳畔,莫莫完全吓傻了,只知道那是爹爹最重视的东西,不顾自己狂奔的要追,摔在半路一声不吭倒在地上。

  「来~这地瓜正好在时节,香的跟玫瑰似的,免费加菜啊⋯⋯」

  「刘婆婆不用啦!够多了!您老人家辛苦拿来卖才实在!」刘婆婆的店要绕进个窄道,人又多,红毛怕莫莫走丢,所以叫贺天陪着,那两个呆在一起就瞎闹腾,还真有点担心。

「不会~不会~都几年了你这小子还跟我们这早市的人客气些什么?你母亲和你当年在你父亲入狱过的特辛苦,你母亲病逝前千交代万交代就要你过得好好的,尽管拿去!别让我们老一辈的人心疼呐——」红毛打出生就在这区域长大,谁都知道他这眉眼皱的是千万的逼不得已,这孩子憨厚老实自然惹人疼爱。

「好勒。谢谢婆婆!婆婆多保重身体,别⋯⋯」突特一声''磅——''硬声打端红毛的关心。

  「大清早的,这怎么啦?关山你快带我去看看!」两人吓得出了店门口,只见众人议论纷纷朝一个方向,满脸担心惶恐,红毛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

  「莫莫!莫莫!出个声音呀?」那孩子捂着脸,微微弱弱只听见小小啜泣声。

  「贺天呢?你怎么跌的?是不是他欺负你啦?」贺天篡紧了拳头像是要把自己的血肉刨下。

  「莫莫你别不说话啊!面朝爹爹这,我保证不管发生什么绝不骂你。嗯?」红毛又是著急又是心塞,他不敢想像要是宝宝出什么事他该如何是好⋯⋯

  「宝宝,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快起来好不好?别让我们担心。拜托你。」一双厚实有力的手覆上红毛的,颤抖仿佛被这样温柔给安抚住了。

「不是⋯⋯⋯不是爸拔的错!宝宝⋯呜⋯⋯宝宝把爹爹重要的食材弄脏了!爹爹会生气⋯⋯不爱宝宝哇呜呜⋯⋯」一张小脸抬了起来,鼻涕啊泪水啊灰尘啊伤口啊都混在一起。

「唉唷!你再傻!刘婆婆刚刚给了我一堆地瓜,大不了今天全卖地瓜啦!客人不买帐老子生意照样可以过!你当我厨爹当假的!」红毛全拿自己的衣服胡乱擦擦,把真的哭得像宝宝似的傻家伙抱起。

  「莫莫我公司市值还有@亿,爸拔养你们⋯⋯」贺天要真急的了,还低头苦思半天,冷不防出了这句。

  「噗哧⋯⋯!」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尤其是贺莫莫这鬼灵精被这样犯蠢的两位大人逗得破涕微笑。

  「莫莫啊⋯⋯你可真吓死我们爷爷奶奶辈的~」市场人见平安无事各个散的散,那些早熟透的摊贩家子捂着胸口,真是虚惊一场。

  「爷爷奶奶谢谢你们——」小孩虽然乖乖巧巧的模样甚是讨喜,但这缺了颗牙脏兮兮一脸真诚的傻笑实在父子一个样啊⋯⋯可爱!可爱!

  「那今天就先回家啰!」一手抱起莫莫,另手提着推车,却注意到那个男人还陷入自我自责当中。

  「贺天——」见今生最爱的人走近,贺天应红毛的呼唤低下了头,唇上接到蜻蜓点水点一吻。

  「谢谢你,再次在我最无助的时候陪着我⋯⋯」
啊—朝阳的升起就像红毛的笑容一样,贺天想着。

  一起回到我们共同的家。

(tbc?)

评论(8)

热度(32)

  1. Aria无尽咏叹调企鵝宣 转载了此文字
    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