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宣

[贺紅]那两口子

贺红花式虐狗1000%
OOC有/傻白甜不可少((o(*゚▽゚*)o))
新手轻轻敲打(◐‿◑)

  乡间道路上正承袭着太阳公公豪情挥洒而下的日晕,赭红色的砖瓦像是披上ㄧ席金黄色的绸缎,飘扬着黄昏时分的惬意与放学三五成群的欢快。
熙熙攘攘的人声在原先清幽、直朴的巷弄中显得格外热闹,为这片净土添加了ㄧ缕可贵生气,而来人者可说是从十几来岁的年轻小伙子到耄耋之年的大长辈们,全满怀期待的排在ㄧ家小店前,店前是两抹苍劲有力的字:天山。

  那是开在ㄧ家老巷弄的店,距离市中心不远却也需要花上近半个时辰的地铁,然而丝毫没有减少客人的兴志,你问那都在吃些什么?
  有人挠了挠头,只说这家店特温暖,好吃、不咸也不淡但把胃给征服得妥妥贴贴的,也有老ㄧ辈人说不去看看那红毛龟孙子搞不好店都要倒啦!又有小少女们红着小脸囔囔她们说要去见爹夫,爹夫那撩妹技巧ㄧ开就苏的不要不要的。
这小店吃的是人情,ㄧ群屁颠的学生们称店里大厨:「厨爹」
  为什么?你看这店门总在晚上六点准时开张了!饭点时间不慢ㄧ思ㄧ毫生怕大伙儿饿着了,忘了说我们的厨爹是个标准的刀子口豆腐心啊⋯⋯
来店久的都知道可能上一秒还满口骂骂咧咧说少叫厨爹,装啥亲近,菜也不点多点,下一秒就见他红着耳根子,手脚动的勤快碗里给你多加颗卤蛋、肉又悄悄的放了​​多点,再红着脸叫我们别吃撑噎死了。
  你看看,咱们的厨爹就是这么可爱,不论男女老少都爱斗他脸红,认他作干爹、干儿子、干孙。他脸一红配上那一头珊瑚色的头发可说是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怎么可爱就怎么温柔,其中最爱搞得他上火炸毛的,就属令少女心爱的心憔悴的作死爹夫。
  
  例如现在,人称上有毛毛下有公司的贺总,堂堂平日死皮赖脸不去大公司当总裁,''天山''的店门一开,从店门到巷尾子同时被一声大吼的怒气与无奈给吓得机灵。

「你这阴险卑鄙的死变态!还不快点给老子死开去上班!」店内劈哩啪啦、锅碗瓢盆、天雷勾动地火、雷雨交加,配上一群吃瓜的群众,眨眼一枚人见人爱唯独毛毛嫌弃的贺大总裁被媳妇丢了出来⋯⋯

  「毛毛!时间这样过,我怎么知道一下就这个点呢?」卧操!大黄昏的这厨爹和他好相公又公开日狗!

  「你再瞎逼逼!太阳下山,你他妈说十二点就滚去上班!」

  「山山~再给我一次机会⋯⋯」其实来店的多半还有个原因,这''天山''店名分别是用咱们厨爹、爹夫的姓名取的,两夫夫三天一小吵、五天闹冷战、一星期店也来不及开在门前干架一场,但那感情依旧甜甜蜜蜜,大伙都说他俩感情好都是吵出来的,看他们时不时拌拌嘴甚是有趣。

  「劳资有名有姓!不叫毛毛!还山什么山!」我们厨爹虽然眉头老瞅在一起,紧的化不开恶狠的像地痞小流氓似的,有个诗情化意、浓情似水的文艺名字,莫关山。爹夫玩味起了俗又有力的英文名Don't close mountain 要咱们跟着瞎唱和。
  
  「媳妇,这么晚大家都下班了,我去哪上班呢?嗯?」哎呦~爹夫这臭不要脸的,竟然凑到厨爹耳朵旁,一个低音炮开哼。

    「你才媳妇!谁是你家媳妇!再吵店还要不要开?!开店!开店!你们谁也不要理那傻逼!都进来吃饭!」众人面面相觑,爹夫委屈得在路边继续毛毛啊~媳妇啊~山山啊~宝宝啊~

   「贺莫莫!你再那边打手机笑得跟那贺日天ㄧ样信不信今天把你父子丢沙发!还不过来准备!」蛤? !

  「爹爹你怎么这么冤枉你家宝宝!今天上了八堂课我不过打打文意淫下你和⋯⋯」
   
    「我和什么?你去叫那白痴滚回来吃饭!饿死了还要帮他收尸!去!」

  哼⋯⋯毛毛都偏心啊!爸拔没吃饱,儿子我连门口都还没进去哇!我看那贺大总裁不怎么靠谱,等你儿子写文赚钱了换我养你毛毛!
 
   「贺莫莫~你说你要养谁?我怎么不记得我让你去学校都学了这些东西回来?」卧⋯卧卧卧操!爸拔什么时候出现的!要命!今天要被爸拔打屁屁还不能跟爹爹睡觉啦!快跑!

  「贺莫莫怎么叫个人慢的跟乌龟似的?贺天!你没事追我儿子做什么?还不快点过来吃饭!」
  
  「宝贝儿~就知道你担心我~」

  「别过来!老子还要做生意!贺日天⋯⋯」
嘤嘤这还要不要给儿子活了!爸拔和爹爹你们再这样放闪虐狗你们真的会失去你们宝宝的!

  哼!那两口子!


在Lofter潜水了半年◉‿◉
最近被19天ㄧ次又一次的跟新给欢脱入迷的五体投地(⊙ω⊙)
当了万年真爱粉抑不住自己写文的欲望(●°u°●)​ 」
新手,湾家人,家在台中,求同好(=゚ω゚)ノ

评论(19)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