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宣

[贺紅]一家三口

各位亲们可以把这篇当那两口子的甜饼小番外
也可独立看傻白甜日常ε-(´∀`
对于新话我已痛得无法靠自燃产粮了(つД`)ノ


1.贺氏争夺关山战
  「爹爹~爹爹你看宝宝今天在学校写的文章被表扬啦!」''天山''小店人声鼎沸、沸沸扬扬,客人们喜滋滋地各个挟着方便筷菜吃的满嘴油,哒哒的脚步声只见一个小孩踢着小短腿,手上拿了个稿纸朝厨爹上奔。

  「真的呀!咱们莫莫这么厉害!」厨爹手上的菜末随手往围裙一抹,迎上贺莫莫的扑抱,笑的合不拢露出个小虎牙来。

  「敬莫莫的好文笔一杯!」客官们也是宠爱这店小宝,汤汤水水干了一杯。

  「爹爹~奖励!」一下粉嫩嫩的小脸蛋抬的高,软绵绵、胖嘟嘟的脸颊朝厨爹一蹭。

  「好勒!吆一个!啵~」水艳艳、香喷喷的囃了一小口子。

  「媳妇~我今儿也被表扬啦!」喀喀声响,见爹夫提着公事包一双长腿迈来。莫关山和贺莫莫一脸懵逼望着这高鼻子蹭脸。

  「啥事?」蹲在原地看这爹夫能干啥。

  「每天办公都有一桌子的小点心等给咱,问问旁的女同事们,说我好看又瘦要多吃点⋯⋯」爹夫说到一半嘎地闭上嘴巴。


  「滚⋯⋯」

2.喜欢、狠喜欢、豪喜欢
  「爹爹喜欢宝宝吗?」一盏小夜灯照映着暗夜中两抹影子朦胧的弧度,贺莫莫枕着厨爹的胳膊迷迷糊糊带着微微鼻音问。

  「爹爹当然喜欢宝宝,莫莫是爹爹的宝贝儿~」宠溺摸摸那一头墨色碎发,把那小小身躯抱紧紧的。

    「宝宝也最喜欢爹爹啦!爹爹是宝宝见过全天下对我最好、最温柔的人!那爸拔呢?爸拔是大宝贝吗?」一样漂亮的珊瑚眼眨巴眨巴问。

  「他⋯⋯就是个大傻逼⋯⋯」耳朵红辣红辣像颗苹果儿。

  「爸拔说爹爹是他的第一个家人,宝宝是你们的小星星~爹爹不但是爸拔的大宝贝还是小心肝,说多喜欢就多喜欢~」

  「满口子胡话⋯⋯看把你教的⋯⋯好再不睡觉!」骚着那伶牙俐齿的小家伙痒痒肉,跟那爹夫一个样——嘴巴甜的——

  「哇!哈哈哈~~~爹爹~爹爹~宝宝投降辣~」父子两折腾好了一会儿,贺莫莫终于睡着了。

  「哎呀~知道毛毛不是喜欢~是爱(●°u°●)​ 」那大宝贝在厨爹回房时探出头来。

   「哼⋯⋯」往那胸膛胖揍两拳。

[贺紅]来自纸条的爱

傻白甜*安心食用
贺天纸条的内容给俺完美三百回合爆击( ̄(工) ̄)
(已萌哭昏厥在地(=゚ω゚)

  一日不撩关山呀
  浑身手痒不对劲
  炖肉 、打伞 、滚草皮
  摸胸 、问名、一舌吻
  我山炸毛生气就带劲
  怕得发抖得怂就是萌
  我名日天日地的贺天
  他名毛毛媳妇的关山
  俗套男人不打不相识
  他说我阴险虚伪又卑鄙
  我心疼地劝对未来老公
  要客气说话分寸讲道理
  只是宝贝儿完全不领情
  满口卧槽一手中指打脸
  机智如我递纸条
  盼他明了咱心意
  ''知道你会偷看
    白痴
  快给我做炖牛肉''
  掏心掏肺道歉数千遍
  凡事朋友起步不算远
  有汤有肉感情慢慢炖
  直至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今日心惊胆颤拿纸告白
  我说关山你可就答应不
  喜欢你、爱你、只有你

  「一辈子给我做炖牛肉吧?莫关山。」
  
 「不就告个白,至于吗?瞎逼逼一堆——」
   
  「可毛毛我动手动口就递纸条你才安安稳稳放床上⋯⋯」

  「白痴⋯⋯」

  又是一张纸条呀
  是咱媳妇的字啊

''我早就原谅你,就你字丑,我们在一起吧? ''

Fin.

那两口子(6)

久等啦m(_ _)m
贺红虐狗1000%
分开阅读没问题!
傻白甜依旧不用钱$


  「向前看齐,向后看,成体操队形散开——」十九国小响起幼孺高亢的嗓音,烈日炎炎高挂在天蓝的苍穹,灿烂的光芒仿佛回应孩子们兴奋的情绪,熊熊燃烧着夏日的热情。

  「撒——」一个个小孩面颊晒得通红,元气十足的跑动着,时不时眼睛乱飘飘,当看见父母、家长时,各个笑得傻嘻嘻的,合不拢嘴。

  「礼毕。」相机、脚架、野餐垫⋯⋯大人们卯足全力就差把整个家给扛来了,争相找个好地点一睹自家宝宝的表现,包括''天山''一家。

  「一、二!」

  「宝贝儿~咱们家宝宝等等是不是就要检录去啦?」现场四人坐得惬意,一大清早一家子抗了家当,十足流氓蛮横占地为王,真不亏是当年小校霸的厨爹。

  「卧槽!障碍赛跑!展希希~现在小碰友都玩的辣么高端~我心脏疼~」见一在垫子上转了三千回合,噘着嘴,一秒被脸方的展正希巴过。

  「你们三通通消停会!莫莫比赛要开始了!​​」四个大老爷们立马闭上嘴巴、正经危坐,说有多紧张就多紧张,大型赛道上小团子们成预备姿势,贺莫莫特好找,其中脸颊肉最肉呼呼的就属那一个,身板子挺拔的帅气,双眼的珊瑚红像兔子似的眨了两下,黑墨色的头发闪烁其黝亮的灰,此时系了条红带子,枪声一响,那抹红跑一溜烟消失了踪影⋯⋯

  第一关是面包咬,一条长杆子挂着用绳子绑住的面包,小家伙们浑身解力蹦蹦跳跳,一口牙张的大,就贺莫莫停在那。

  「莫莫他特不习惯市面上的食物,怎么办?」炸贱二人手脚并用,眼见都要打结,拼命打pass替宝宝干着急,就看到爹夫长腿一晃到莫莫的视线范围,指着面包,再比个三,又出一个爱心,最后两手一合摆脸侧,贺莫莫一见,整个人别说容光焕发,活像嗑了瓶保力达蛮牛一蹦,面包叼了就走。

  「卄……贺天你跟他说了啥?」炸贱这下简直吃瓜蒙逼啊!

  「吃掉祂,三天我毛身边的床位都是你的。」贺天说完自己蹲角落后悔去了,那背影悲怆的可以种菇。

  「节哀顺变⋯⋯」炸贱还能说些什么呢?

  唉——这作死爹夫——

(tbc?)
下一集仍是咱们莫宝宝的运动会(((o(*゚▽゚*)o)))
让我们为贺天失去的床位默哀三秒钟ˊ_>ˋ

[贺紅]坑坑疤疤

中秋节快乐(●°u°●)​
月圆人好大家都团圆( ´ ▽ ` )ノ


  那个红,从来是一抹在贺天的人生中活得鲜明、美绝得令人心疼的色彩。
  
  一个囚锢在纸醉金迷中,一双黑墨早已看尽人间冷暖,爱恨情仇掐指不过如一朝昙花,玩世不恭是他的态度。

    一个承受住遍体鳞伤,一双嫣红只知不屈不饶争生活,逞凶斗狠度日就如同一席面具,努力不懈是他的坚持。

  两个迥然不同的男人因一起微不足道的冲突,爆燃出熊熊花火。


  起初是因为好奇,明明做的是霸道凶狠的行径,那个红毛眉头却锁得紧,深刻的弧度像是烙印似的重重刻在贺天心里,硬生生激起狂妄的玩味心,所以当在路上看见那强眼的珊瑚色,他强拉着红毛的手,要胁给自己做饭,其实全因一时兴起让一个人闻皆近而远之的混混闯进他空荡荡的世界,因为毫无所剩,因此毫不保留。

  或许看那嘴巴骂咧咧、气得浑身发抖,却不敢怒的模样,他得寸进尺的要那意外劲瘦、脆弱得不堪一击的红毛给自己打伞⋯⋯
  
  当贺天帮忙见一和展正希拧蛋时,他心中涌起一丝雀跃,只觉得那红毛哀求他的眼神单纯犯蠢得有些可爱。

  还有红毛生气破口大骂他是恶毒的人时,老实说,那是第一次自己伪装良善、人畜无害的笑容被一句概括的气话揭穿,索性将红毛说的阴险卑鄙发挥得淋漓尽致,双手一抱,干脆两人在草皮上滚了一圈,惹红毛生气,似乎变成他下意识的行为。

  再一次,是在巷口赌见红毛躲躲藏藏、探头探脑的样子,他也许是害怕心里最碰不着的痛处被发掘,收起一项玩世不恭的态度警告红毛,只是那战战兢兢的颤抖、惶恐不安的语气,猝不及防探入他的心墙,他发蒙袭了发出砰砰心跳声的胸口,成功获得死变态的称号,这形容竟然比任何夸赞他外貌的女性还令他回味。

  520胶枪,上课黏瓜,这么孩子气又爱闹事的非那红毛莫属,那见着布告栏理直气壮丝毫没有反省的人,头上带着大问号,习惯他找麻烦,就是对Don't close mountain 的名有异议。

''你说都给我一堆称号了,怎么光Don't close mountain 就叫人滚? ''他心腹诽。

  莫关山,我摊上你了。


  「想什么呢?脑袋瓜熏坏啦​​?顾个肉都可以焦,还要不要吃?」抬头,那抹红就印在贺天眼前。

  是的,一旦摊上,就算一路走过的都是坑坑疤疤,但就是情愿心头肉经过漫漫时间,你我磨合,彼此哭过、伤过、痛过直到懂得相知相惜,到时,我添上满满的你的爱,你有我就足够。

  「毛毛~在想咱们以前怎么认识的~唉呦~媳妇儿当时我满满爱意在篮球场强吻你,宝贝竟然还说讨厌我,叫你老公离你远点,我心痛的⋯⋯」捂住胸口,利用烟熏的呛辣憋出几滴可怜巴巴的眼来,说有多委屈就多委屈。

    「你他妈有良心还知道那是强吻?!有脸说!去去——别来瞪鼻子上脸!滚!」一个中指伺候,两手朝往那没了骨头似朝自己腻歪的男人胖揍一顿。

  「我才不滚~摊上了!莫关山你赖不走!」在地上滚了三百回合,选择性失智。

  「谁说老子我要赖走!成天只知道瞎逼逼!我也摊上了!要牵就牵紧点⋯⋯」伸出手,还是那深皱眉头的模样。

  只是只要身旁有你,就算摔得再惨痛,那些坑坑疤疤,是你我共同承担。

  「莫关山,我爱你。」

  「恩,谢谢你。」

[贺紅]那两口子(5)

中秋节就要到啦♪(´ε` )
各位小天使们有没有人要点哽? ◉‿◉
今日依旧贺红花式虐狗100
分开阅读绝对没问题=)

  「厨爹~明儿周六怎么公休?没事的话,咱们来去比街篮~好久没有比一场了!叫上爹夫一起~」说起篮球,在一个周日晚上,两夫夫惬意地躺在沙发上,难得莫莫去同学家玩,便悠哉悠哉过,某贺大总攻抱着毛毛人体抱枕,左摇右晃的,东捏捏西揉揉来个贺式按摩法,把红毛服侍的妥妥贴贴,只差眼睛闭上舒舒服服睡香香,突地那双手往红毛的双颊一个突袭⋯⋯

  「媳妇儿~你说我是不是胖啦?」睁开一只睡眼惺忪的眼睛,厨爹那手往人肚腩摸摸,活像掂猪肉一般,仔细瞅瞅。

  「我觉得挺好。」静静悠悠,这让厨爹感到有些奇怪,这傻逼这么安静?平日吵闹得简直要飞起,不科学呀!

  「毛毛~」

  「又有啥毛病?」这睡觉的好心情都被弄没了!

  「今儿在公司里,职员说男人过三十,什么啤酒肚鲔鱼肚都来了,就跟吹炸的皮球,一膨胀就回不去啦⋯⋯根本无法爱。她们还说那贺总裁,哎呀那模样她们日天也无法想像,笑得蜇我心疼⋯⋯」爹夫越说那声音又低了八度,这手软软绵绵不动了,上演活人雕像,这还真受伤啦?

  「听他们瞎逼逼,老子的男人我我⋯⋯爱⋯唉!我他妈陪你去运动运动~」

  ''老子我爱就好! ''贺天心中憋不住微笑,看那别扭死要面子的,咱的毛毛就是可爱~

  「想当时你和爹夫把我们兄弟虐得多惨啊!那真太过份了!日人狗眼,球技提起就伤感情!」

  「咱们家宝宝明天学校运动会,下次呗。」收回思绪,菜马力送上。

  「莫莫?那哥们揪团去给他加油!说来人勒?」

  「就出那张嘴!和你们爹夫练习去了,你们快吃吃,店门顺便关了,我出门看他两,掉坑了老子才不管~」某厨爹围裙一脱,两三步那速度都要起风⋯⋯

  「疑!!!厨爹———不带这样玩的!还要不要这些客人啦?」

  「老子有老婆养,正好!」

  卧槽? ! ! !日了我狗眼⋯⋯

(tbc?)

昨天本来要写三人到老鼠乐园哒ˊ_>ˋ
但身为湾家人去香港Disney 的记忆玩的模模糊糊( ;´Д`)恍恍惚惚⋯⋯
依莫莫的年纪和身高 就是小正太、小萝莉的天堂儿童区ヽ( ̄д ̄;)ノ=3=3=3
我163巨汉如果当时也去玩绝对会被警察杯杯当可以汉子抓起来m(_ _)m所以昨天百般挣扎下,虽说俺的脑洞再大,也无力招架(つД`)ノ扒着手机,当着废宅一天,以后会继续日跟哒ᶘ ᵒᴥᵒᶅ
就酱(o^^o)谢谢喜欢❤️

[贺紅]那两口子(4)

贺红花式虐狗1000%
傻白甜请各位乘客带好墨镜被喷一口闪光。 ///。
第二和三篇前天、昨天下午都有跟新
每一篇都可以安心分开食用(*^◯^*)

  一缕缕翻腾的热气伴着水分子在雾蒙蒙的气围中徐徐舞动着脚步,自然香甜的味道弥漫''天山''店内,一脸懵逼又觉得意外和谐的客人们呆望本日限定菜单:香蒜爆地瓜叶、清蒸地瓜粥、酥脆地瓜球、地瓜抓饼加蛋、地瓜⋯⋯

  这''天山''什么时候转行啦?这次真要咱们通通吃瓜? !

  「厨爹~除了地瓜⋯⋯」小女高中生们撞起胆子,梨花带泪,语气带着微微弱弱的颤抖抖胆一问,来客都清楚这店平时你可以趁咱们爹夫不在时,要怎么调戏宇宙可爱厨爹就怎么调戏,要怎么对着高富帅犯花痴开小车只要不翻车都无所谓,要对贺莫莫的脸颊怎么的揉怎么捏只要宝宝开心一切随你,只有一件事情千千万万不可做,咱们厨艺一级棒的厨爹,菜单有啥就吃啥,在这耍傲客,厨爹拿着菜刀说不做就不做!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地瓜的菜单⋯⋯

  「要吃不吃?被莫莫听到就给老子去吃土!今天就只有地瓜。」厨爹的锅铲翻阿翻的一个转动,劲瘦手臂向上俐落一甩,抓饼在空中来了个水上芭蕾,高高转悠三圈,完美降落在盘子上。

  厨爹左看看右瞧瞧,伸手招着女高中生的耳朵凑过来。

  「妳们今天就将就一下,莫莫从开店就紧张,早上食材翻了,莫莫内疚得很,特注意客人反应,你们不吃,他就难受⋯⋯明儿给妳们加菜,行呗?」厨爹的声音虽不像爹夫一个十足低音炮开拉、磁性撩人,但他的声调健朗中带着男子气慨的豪气,询问人时有不自觉撒娇意味。

  「行!当然行!厨爹咱们就爱吃瓜!又香又嫩的!怎么吃怎么下饭啊!」顿时笑得花枝招展说有多灿烂就多灿烂,屁颠屁颠欢脱的拿了瓜就吃。

  「儿子,明周日,你两个爹都休假,去哪玩?」贺天下班换下一身正式西装,下楼就见一颗贼头贼脑的小头颅透着门帘探着客人口风,真像偷窥狂似的,止不住嘴角,窜到贺莫莫身旁,猛然出声。

  「哇啊啊!爸拔你吓死谁!明天⋯⋯莫莫已经给爹爹添麻烦,不想让爹爹伤脑筋⋯」摸着那软萌的发丝,心想这傻劲看是遗传到谁啦?

  「但我看咱们毛毛啊⋯⋯最近拿着手机很认真在查宝宝喜欢的老鼠乐园,莫莫真不去?那我可要和毛毛来去约会啰?」一双大长腿迈开,还时不时回望仍犹豫不决的笨儿子。

   「呜⋯⋯才不是!毛毛是要和本宝宝约会的!」霎时店内被奶声奶气的贺莫莫式宣誓给震的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贺天!贺莫莫​​!还他妈不给老子滚过来!约啥会!就去个老鼠乐园!至于吗?」群众选择专心致志吃瓜⋯⋯

  哎呀~咱们厨爹耳根子都红啰!

(tbc?)

[贺紅]那两口子(3)

傻白甜(。-_-。)的糖分会炸成一朵烟花
狗血本次一堆生ˊ_>ˋ

上次打文打得太兴奋忘记跟大家说谢谢喜欢(●°u°●)​ 」


  「喀哒、喀哒、喀哒⋯⋯」轮子滚动在柏油路面上,激起一股股明朗清晰的声浪,仿佛早晨市场中的摊贩享受聚集人群的喧嚷,快活地拉开铁卷门展开一日忙碌的营业。

  此时一抹小小的身影穿梭在人群当中,一双还留有稚幼气息的手拼着浑身的力气拖拉着有他胸口高的推车,在加上那长长的杆子,那孩子就算幼嫩的双颊都因吃力的使劲憋出可爱的绯红,像只幼小的乌龟似的,背着它厚重龟壳爬呀爬的。

  「莫莫要真拖不动,爸拔帮你拿呗~你看看呦⋯⋯满分的婴儿肥还怎么包养我的毛毛?」一旁张着一口白牙,笑得满脸邪魅又幸哉乐祸得意的鼻子翘上天边去的贺天,手插在口袋说有多惬意就多惬意,和莫莫那与毛毛相像的兔子红眼睛对上了也天不怕地不怕,袖手旁观见儿子气噗噗的嘟起嘴巴。

  「哼!!!宝宝可是大力士用不着爸拔管!毛毛由我来保护!」贺莫莫要是不回嘴,他发誓自己以后名字就倒过来写!气势汹汹拍拍拍胸脯跟那仗着爹夫名装逼的贺天​​对着干。

  「喀⋯咻————」没想到只有一只小手压根无法承受货物的重量,推车失去重心一个不稳眼见就要从斜坡滑下,剧烈的震荡与癫駊的晃动只经稍微包装食材全滚落到地面,沾了一身沙,撞得磕磕巴巴。

  「磅————」刺耳声响敲击在耳畔,莫莫完全吓傻了,只知道那是爹爹最重视的东西,不顾自己狂奔的要追,摔在半路一声不吭倒在地上。

  「来~这地瓜正好在时节,香的跟玫瑰似的,免费加菜啊⋯⋯」

  「刘婆婆不用啦!够多了!您老人家辛苦拿来卖才实在!」刘婆婆的店要绕进个窄道,人又多,红毛怕莫莫走丢,所以叫贺天陪着,那两个呆在一起就瞎闹腾,还真有点担心。

「不会~不会~都几年了你这小子还跟我们这早市的人客气些什么?你母亲和你当年在你父亲入狱过的特辛苦,你母亲病逝前千交代万交代就要你过得好好的,尽管拿去!别让我们老一辈的人心疼呐——」红毛打出生就在这区域长大,谁都知道他这眉眼皱的是千万的逼不得已,这孩子憨厚老实自然惹人疼爱。

「好勒。谢谢婆婆!婆婆多保重身体,别⋯⋯」突特一声''磅——''硬声打端红毛的关心。

  「大清早的,这怎么啦?关山你快带我去看看!」两人吓得出了店门口,只见众人议论纷纷朝一个方向,满脸担心惶恐,红毛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

  「莫莫!莫莫!出个声音呀?」那孩子捂着脸,微微弱弱只听见小小啜泣声。

  「贺天呢?你怎么跌的?是不是他欺负你啦?」贺天篡紧了拳头像是要把自己的血肉刨下。

  「莫莫你别不说话啊!面朝爹爹这,我保证不管发生什么绝不骂你。嗯?」红毛又是著急又是心塞,他不敢想像要是宝宝出什么事他该如何是好⋯⋯

  「宝宝,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快起来好不好?别让我们担心。拜托你。」一双厚实有力的手覆上红毛的,颤抖仿佛被这样温柔给安抚住了。

「不是⋯⋯⋯不是爸拔的错!宝宝⋯呜⋯⋯宝宝把爹爹重要的食材弄脏了!爹爹会生气⋯⋯不爱宝宝哇呜呜⋯⋯」一张小脸抬了起来,鼻涕啊泪水啊灰尘啊伤口啊都混在一起。

「唉唷!你再傻!刘婆婆刚刚给了我一堆地瓜,大不了今天全卖地瓜啦!客人不买帐老子生意照样可以过!你当我厨爹当假的!」红毛全拿自己的衣服胡乱擦擦,把真的哭得像宝宝似的傻家伙抱起。

  「莫莫我公司市值还有@亿,爸拔养你们⋯⋯」贺天要真急的了,还低头苦思半天,冷不防出了这句。

  「噗哧⋯⋯!」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尤其是贺莫莫这鬼灵精被这样犯蠢的两位大人逗得破涕微笑。

  「莫莫啊⋯⋯你可真吓死我们爷爷奶奶辈的~」市场人见平安无事各个散的散,那些早熟透的摊贩家子捂着胸口,真是虚惊一场。

  「爷爷奶奶谢谢你们——」小孩虽然乖乖巧巧的模样甚是讨喜,但这缺了颗牙脏兮兮一脸真诚的傻笑实在父子一个样啊⋯⋯可爱!可爱!

  「那今天就先回家啰!」一手抱起莫莫,另手提着推车,却注意到那个男人还陷入自我自责当中。

  「贺天——」见今生最爱的人走近,贺天应红毛的呼唤低下了头,唇上接到蜻蜓点水点一吻。

  「谢谢你,再次在我最无助的时候陪着我⋯⋯」
啊—朝阳的升起就像红毛的笑容一样,贺天想着。

  一起回到我们共同的家。

(tbc?)

[贺紅]那两口子(2)

贺红花式虐狗1000%
日更快夸奖我勤劳(*☻-☻*)
可分开阅读无疑虑( ̄^ ̄)ゞ傻白甜不可少
OOC有的(´・Д・)」新手轻轻拍打(⊙ω⊙)
 
  「毛毛怎么啦?要去买菜进货了?」
  
鹅黄色的小夜灯仍笼罩在清晨三时半的微微凉意,悉悉簌簌的声响轻轻巧巧,却仍波动床上带着浓浓倦意、眼窝被青紫色黑眼圈抗议的男人,长长浓密的睫毛扇啊扇的,双臂胡乱朝周围摸摸,在黑暗中搭上一双暖呼呼的手,眼睛还没张开迷迷糊糊地哑着嗓音问。

  「嗯。小点音量,莫莫跟你浅眠的ㄧ个样。」
红毛见平日日天日地响叮当的贺天,虽然看惯这傻逼千奇百怪的模样,还是忍不住嘴角一个上扬,那下意识撒娇、傻呼呼的呆样真是叫人受不了。

  「我陪你去吧?一个人提太重,顺便帮你注意周遭,我不放心,嗯?媳妇儿?」

  还记得一次''天山''才刚开幕,一切还弄得不稳定,贺天刚确保了公司的总裁位置,两人忙得紧,那时不是一个睡下了,另个穿好衣服买菜去,就是店门已经关上,另一边仍加班搞得焦头烂额。一天见到也不到几句话,莫莫还小不懂事,三番两头哭着喊要跟爸拔和爹爹在一起,两人要是真忙得抽不开身便把莫莫拖付给见一与展正希那,心情被大量公事压得喘不过气,见面就吵。
  一次半夜大吵大闹,红毛气得拿了钱包就走,那天直到贺天带孩子上学,接到电话才知道红毛去早市时,手头东西多遮住视线,一不注意被载货货车给撞倒,送进医院恐怕一时半刻不会醒,贺天心中愧疚、难过、自责都跑了出来,恨不得打耳光抽死自己,明明在一起时,发誓不会再耍阴险卑鄙的手段,不会让他生气,更不会让他受到一丝委屈、掉一滴眼泪,会用一辈子保护他、爱他。
  自那次车祸后,贺天日日跟着红毛到早市,白天跟着,晚上黏的紧紧的,随便一点小伤就毛毛啊~媳妇儿~乱嚎嚎,到最后咱们厨爹受不了啦,再这样下去客人都以为自己取的是名符其实的大傻逼!答应贺天以后只晚上开店,不会累着自己,那白痴才安静歇歇。

  「你这傻逼,不是才刚睡下,没事儿~」往那个冲着睡意迷糊直朝自己腰部腻歪的老流氓胖揍两拳,转身就要走。
  内心哼哼''明明最近公司做业绩,逞什么英雄!老子堂堂男子汉大丈夫自己可以! ''

  「你老公我要去早市了,别皱眉!卖萌也不行!装哭?劳资再看你瞎嘤嘤啊?!」雄赳赳气昂昂地准备下楼,却猛然被一小团软绵绵的肉球给撞得后退三步。

  「爹爹~~~宝宝也想去早市~好不好?爹爹~~~宝宝都听到喽!别想赖皮!」我们的小祖宗贺莫莫带着一口稚气的小奶音,揉揉眼睛试图把眼睛睁开,小手上握着他的心肝小手机,断断续续哀求道。
  
「你别凑热闹!还要不要上学呢?卧糟!今天星期六来着⋯⋯」

  「爹爹~」去早市快赶不上新鲜货的厨爹朝咱们爹夫投射求救的讯号⋯⋯

  「毛毛~」

  这两就不能让人省点心思吗? !

  「再瞎胡闹!要去不去快点!」来自厨爹的爆吼。

  「是哒!毛毛最爱你啦~」来自两个狗腿毛毛真爱狗。

(tbc?)

[贺紅]那两口子

贺红花式虐狗1000%
OOC有/傻白甜不可少((o(*゚▽゚*)o))
新手轻轻敲打(◐‿◑)

  乡间道路上正承袭着太阳公公豪情挥洒而下的日晕,赭红色的砖瓦像是披上ㄧ席金黄色的绸缎,飘扬着黄昏时分的惬意与放学三五成群的欢快。
熙熙攘攘的人声在原先清幽、直朴的巷弄中显得格外热闹,为这片净土添加了ㄧ缕可贵生气,而来人者可说是从十几来岁的年轻小伙子到耄耋之年的大长辈们,全满怀期待的排在ㄧ家小店前,店前是两抹苍劲有力的字:天山。

  那是开在ㄧ家老巷弄的店,距离市中心不远却也需要花上近半个时辰的地铁,然而丝毫没有减少客人的兴志,你问那都在吃些什么?
  有人挠了挠头,只说这家店特温暖,好吃、不咸也不淡但把胃给征服得妥妥贴贴的,也有老ㄧ辈人说不去看看那红毛龟孙子搞不好店都要倒啦!又有小少女们红着小脸囔囔她们说要去见爹夫,爹夫那撩妹技巧ㄧ开就苏的不要不要的。
这小店吃的是人情,ㄧ群屁颠的学生们称店里大厨:「厨爹」
  为什么?你看这店门总在晚上六点准时开张了!饭点时间不慢ㄧ思ㄧ毫生怕大伙儿饿着了,忘了说我们的厨爹是个标准的刀子口豆腐心啊⋯⋯
来店久的都知道可能上一秒还满口骂骂咧咧说少叫厨爹,装啥亲近,菜也不点多点,下一秒就见他红着耳根子,手脚动的勤快碗里给你多加颗卤蛋、肉又悄悄的放了​​多点,再红着脸叫我们别吃撑噎死了。
  你看看,咱们的厨爹就是这么可爱,不论男女老少都爱斗他脸红,认他作干爹、干儿子、干孙。他脸一红配上那一头珊瑚色的头发可说是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怎么可爱就怎么温柔,其中最爱搞得他上火炸毛的,就属令少女心爱的心憔悴的作死爹夫。
  
  例如现在,人称上有毛毛下有公司的贺总,堂堂平日死皮赖脸不去大公司当总裁,''天山''的店门一开,从店门到巷尾子同时被一声大吼的怒气与无奈给吓得机灵。

「你这阴险卑鄙的死变态!还不快点给老子死开去上班!」店内劈哩啪啦、锅碗瓢盆、天雷勾动地火、雷雨交加,配上一群吃瓜的群众,眨眼一枚人见人爱唯独毛毛嫌弃的贺大总裁被媳妇丢了出来⋯⋯

  「毛毛!时间这样过,我怎么知道一下就这个点呢?」卧操!大黄昏的这厨爹和他好相公又公开日狗!

  「你再瞎逼逼!太阳下山,你他妈说十二点就滚去上班!」

  「山山~再给我一次机会⋯⋯」其实来店的多半还有个原因,这''天山''店名分别是用咱们厨爹、爹夫的姓名取的,两夫夫三天一小吵、五天闹冷战、一星期店也来不及开在门前干架一场,但那感情依旧甜甜蜜蜜,大伙都说他俩感情好都是吵出来的,看他们时不时拌拌嘴甚是有趣。

  「劳资有名有姓!不叫毛毛!还山什么山!」我们厨爹虽然眉头老瞅在一起,紧的化不开恶狠的像地痞小流氓似的,有个诗情化意、浓情似水的文艺名字,莫关山。爹夫玩味起了俗又有力的英文名Don't close mountain 要咱们跟着瞎唱和。
  
  「媳妇,这么晚大家都下班了,我去哪上班呢?嗯?」哎呦~爹夫这臭不要脸的,竟然凑到厨爹耳朵旁,一个低音炮开哼。

    「你才媳妇!谁是你家媳妇!再吵店还要不要开?!开店!开店!你们谁也不要理那傻逼!都进来吃饭!」众人面面相觑,爹夫委屈得在路边继续毛毛啊~媳妇啊~山山啊~宝宝啊~

   「贺莫莫!你再那边打手机笑得跟那贺日天ㄧ样信不信今天把你父子丢沙发!还不过来准备!」蛤? !

  「爹爹你怎么这么冤枉你家宝宝!今天上了八堂课我不过打打文意淫下你和⋯⋯」
   
    「我和什么?你去叫那白痴滚回来吃饭!饿死了还要帮他收尸!去!」

  哼⋯⋯毛毛都偏心啊!爸拔没吃饱,儿子我连门口都还没进去哇!我看那贺大总裁不怎么靠谱,等你儿子写文赚钱了换我养你毛毛!
 
   「贺莫莫~你说你要养谁?我怎么不记得我让你去学校都学了这些东西回来?」卧⋯卧卧卧操!爸拔什么时候出现的!要命!今天要被爸拔打屁屁还不能跟爹爹睡觉啦!快跑!

  「贺莫莫怎么叫个人慢的跟乌龟似的?贺天!你没事追我儿子做什么?还不快点过来吃饭!」
  
  「宝贝儿~就知道你担心我~」

  「别过来!老子还要做生意!贺日天⋯⋯」
嘤嘤这还要不要给儿子活了!爸拔和爹爹你们再这样放闪虐狗你们真的会失去你们宝宝的!

  哼!那两口子!


在Lofter潜水了半年◉‿◉
最近被19天ㄧ次又一次的跟新给欢脱入迷的五体投地(⊙ω⊙)
当了万年真爱粉抑不住自己写文的欲望(●°u°●)​ 」
新手,湾家人,家在台中,求同好(=゚ω゚)ノ

看了今天的跟新*・゜゚・*:.。..。.:*・'(*゚▽゚
原作賀紅對戲的有25篇左右
當初在lof看到這個cp心想不太可能
壓根沒啥火花ヽ(´o`;後來隨著跟新
越來越覺得這兩位紅紅火火恍恍惚惚肯定有點什麼◉‿◉
一邊被大大們寫的同人文萌的不要不要的(●°u°●)​ 」
一邊看著跟新邊炸邊懷疑
直到最近的幾次跟新@(・●・)@心中的激動啊感動啊全飆了出來(⊙ω⊙)
賀紅真的是cp呀!我已跪在手機前無法自拔\(//∇//)\
我潛水在賀紅圈這麼久也按耐不住要來寫文了(=゚ω゚)ノ
灣家人(=´∀`)人(´∀`=)求同好